全部文章
资讯
政策洗牌加剧: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危机与新生
2019-11-19
8178
大交易所被“招安”,小交易所洗牌出海

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可能要“变天”了,这仿佛成为了当下币圈的共识。

近日、北京、上海等地纷纷发布通知、文件。上海市对相关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摸排,并督促企业立即整改退出。北京则明确指出,外埠交易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图片3.png

 

自“9·4事件”后,两大地方罕见地直接对虚拟货币交易所采取行动,这既有一直以来的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态度,也有来自新政策之下的考量。

但不管怎样,迟来的监管或许正在步步逼近,虚拟货币交易所野蛮生长的局面即将被打破,而这事关币圈中的每个人,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们或许正式迎来至暗时刻。

 

虚拟货币交易所:市场核心

加密货币市场不同于传统的证券市场那样层级、分工明确。虚拟货币交易所直接面向用户,没有繁余的其他机构,自身处于市场的核心地位。

在零和博弈的加密货币市场,虚拟货币交易所可以说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实现旱涝保收。相较于飘忽不定的加密货币市场行情,交易所成为了唯一可以实现稳定盈利的存在,这种特殊的存在更是使得交易所扎堆出现。

从2010年世界上第一个数字资产交易所出现,到2017年6月全球已有4000多家交易所。此后交易所呈爆发之势——半年内数量翻了近一倍,达到7700家,截止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数字资产交易所数量已经超过了2万家。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目前加密货币的种类才仅仅4836个。

强大而稳定的吸金能力,使得交易所赛道越来越拥挤,而无监管的市场环境使得部分交易所也越来越大胆,游走于法律边缘,在严重饱和的市场下,寄希望于“出奇制胜”。

 

HBO三足鼎立

“9·4事件”后,国内交易所纷纷发布公告,停止所有数字货币交易业务,并逐步进行代币清退,出海以求得生机,此时加密货币市场一片狼藉。

从2017年的7月到12月,比特币价格从2000美金一跃升至约2万美金。当年年尾,随着以太坊1CO的火爆,国内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热情再次被点燃,而火币、OKcoin、币安等交易所再次回归中国市场,并依靠发行平台币的方式,逐步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但是好景不长,等到2018年下半年,市场寒意逐渐来袭,市场活跃度再次下降到了冰点,而此时,一家名为“FCoin”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悄悄上线,主打“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在寒冬激起一波热情。在6月13日即Fcoin交易挖矿的第15天,其交易量超过了OKEx、币安、火币等6家交易所之和,引起了三大交易所的担忧,虽最终模式仍是失败,但是催生了三大交易所谋求变局的意图。

 

IEO诞生 新锐交易所登场

2019年可以说是区块链的元年,在这一年我们见证了比特币的疯狂,而此轮行情的启动,IEO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币安于今年1月重启LaunchPad,首发项目BTT暴涨10倍,率先点燃行业的热情。

随后,火币也火速跟上,上线Prime。首发项目TOP遭13万人疯抢,开盘最高涨幅达27倍。OKEX虽然有些迟缓,4月1日才发公告称将会在JumpStart平台上上线首发项目积木云(Blockcloud),但表现也相当亮眼。此外,众多交易所纷纷效仿,正式开启了IEO时代。

交易所IEO规则的设定使得各家平台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投资者热情再次上涨,加之利好不断,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了一波小牛。

与此同时,一批新锐交易所凭借另类玩法,迅速冲出重围,而最具代表则是抹茶交易所与BiKi交易所。

今年2月,抹茶通过推出“LOU”自称期货币,通过截胡其他平台IEO项目,抢上代币从而一炮而红。随后又通过上线共振币、模式币成功收获一批用户。

而BiKi也通过上线一批“流量币”,造就涨幅奇迹后打开了局面,之后通过疯狂上线代币在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自此,三大交易所与众多新锐交易所共生,市场一片“欣欣向荣”。

 

与新生

但是IEO和模式币带来的终究是虚假繁荣,欺诈与传销带不来根本的变化。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眼下能够监测到的归零币或空气币达到755种,传销币102种。

俨然,区块链已成为炒作与诈骗的重灾区,而作为交易的媒介单位,交易所难辞其咎,监管或许会迟到,但是一定会到来。

无论是涉嫌无牌币股交易的Biss还是直接被证券时报点名的BiKi,心存侥幸的结果必然是自取灭亡。

而此次两地官方的态度也必将引起新一轮的交易所洗牌阶段。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表示,在数字资产交易未出现完备法律法规之前,整个虚拟资产交易部分仍须遵守之前监管条例,2017年央行等七部委曾明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而此次清理的正好也是这些关联的对象。

至于虚拟资产交易所是否有望成为正规军,刘峰则指出应分两种情况来看,一种是对于那些新设公司或者影响力不大的公司,如排名在十名之后的交易所,之后基本上要面临业务迁出到国外。而对于那些交易量较大的头部企业,则有望被引导进入试点改造流程。

他进一步指出,“对于这两种情况,我更偏向于后者,毕竟就监管层面而言,目前对于新型产业肯定更倾向于引导,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在目前看来,最理想的状态可能是大交易所被“招安”,小交易所洗牌出海,但是对于对小交易来说,被迫出海可能就意味着自身的“死亡”,毕竟其市场基本全在国内。

但不管之后事态如何发展,投资者仍要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主流价值币,摒弃空气和传销项目,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声明:本文由入驻五六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五六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五六财经提醒您,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fight for freedom~
+关注
评论
评论
热门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