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资讯
新年初始即遭高压监管,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前途渺茫
2020-01-14
6831
面对当下的高压监管,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这艘船,恐怕注定要驶向未知的航图

2019年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发展如过山车一般,历经大起大落,时而风光,时而凄凉。但不管怎样,作为大势所趋,行业人士总是期盼其脱离黑暗,在国内能获得合规发展的机会。

图片1.png

国内头部交易所开始频频主动与官方合作,推动区块链落地实体,似乎让一部分行业关注者看到了虚拟货币交易所平稳着陆的可能,但是随着北京市金融监督管理局领导的公开表态,这种希望已经变成了绝望。

北京市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学文近日公开表示,“未来境内应该不会发放虚拟货币交易所牌照”。面对当下的高压监管,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这艘船,恐怕注定要驶向未知的航图。

 

根本还是在于风险不可控

2019年末,全国各地联动,对虚拟货币和虚拟货币交易所展开高压打击态势,清退一大批在国内运营的相关交易所,取得了对于该行业监管的初步成绩,就在行业人士认为高压监管会放缓的时候,官方再次释放高压信号。

霍学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虚拟币监管不存在是否更严格,只会更严格”。他还进一步强调,“对于发币行为零容忍,发现一起、打击一起。”

霍局长的表态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主要监管单位方面的态度。而一直以来官方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最关心的两点,一是不受监管虚拟货币交易很容易对普通投资者造成巨大的投资损失,另一点是跨境虚拟币交易违反了外汇管制的相关规定。

“虚拟币除了炒作、割韭菜,没有实质价值。一个交易平台没有实际价值却只能造成投资人被割韭菜、引发社会不稳定,那就没有必要存在。”霍旭文局长直接道出了当前虚拟货币行业的乱象。

近日,360企业安全集团、360猎网平台发布《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其中关于金融诈骗的数据令人咋舌,虚拟货币诈骗导致的人均损失最高,为134522元,骗子打着“区块链”、“数字货币”、“比特币”、“挖矿”的旗号行骗。

一方面,虚拟货币已成为金融行业诈骗的重灾区,虚拟货币交易所作为中介机构,难辞其咎。另一方面,“有币区块链”发展进展缓慢,多数仍未脱离炒概念的阶段。

“我国不允许跨境虚拟币交易,任何机构不能把境外的虚拟货币卖到国内,任何机构不得提供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兑换。对于这类型行为,我们会密切监控、严厉打击,发现一起、清除一起。”防范跨境金融风险是当下高压监管的重要目的之一。

虚拟货币作为在全球自由流动的资产,具备匿名性,且支付便利、能够跨境流通,使得监管难以追踪,因而为洗钱、非法交易、逃避外汇管制等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

抛开其它风险,单单外汇管制这一条就触犯了监管的底线。从当前的大环境下看,目前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显然不具备各种防范风险的能力,自然不可能获得在国内合规发展的机会。

 

在港虚拟货币交易所也没有机会

去年11月6日,香港证券与期货监督委员会发布《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立场书》和《香港证监会发布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牌照条款和条件》。

行业人士大呼,国家级合规交易所即将到来,首批牌照即将发放。但是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截至目前已有不超过5家数字资产交易所被纳入其中,国内知名三大所均不在名单之中。

知情人士声称,“都经历了严格的筛选,包括创办人的尽调资料都是厚厚一大叠,所谓世界级大平台,99%都不能进入名单之内。”

根据监管框架,要成为一家持牌平台,交易所必须与监管机构进行充分的沟通,并提供交易所的真实运作情况。而其他条件,可以简单总结为公司要在香港,高层要在香港,不能有黑历史。

对于频繁刷量、时常宕机、插针的老牌交易所来说,这些限制都是无法摆脱的劣迹。如果这些交易所想要争取合规牌照,唯一的可能性恐怕只有真正“洗心革面”、从头做起。

中国香港开放了数字资产交易所的沙盒监管,相比内地较为宽松,不过相比新加坡则更为严格,这也使一批虚拟货币交易所继续瞅准新加坡合规监管牌照。

 

深耕新加坡合规牌照

由于拥有较为开放的金融准入规则,新加坡成为了国内众多项目的大本营。国内众多交易所注册地也选择了新加坡,并在新加坡开设了办公室。

去年12月20日,新加坡金管局(MAS)在官网宣布将于2020年1月28日起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以下简称《法案》)。该《法案》规定,经营业务涉及BTC、ETH支付型数字资产相关的交易所、钱包服务商以及OTC平台都必须满足反洗钱规定,并申请相应的合规化运营牌照。

根据新加坡金融局MAS的要求,相关企业申请时间有限,需在去年12月18日起截至2020年1月28日期间需向MAS提供相关材料。

据悉,国内部分知名交易所已着手准备申请该合规牌照,为自身接下来的合规发展做准备。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政府对于数字货币认知越来越清晰,相关部门对数字货币监管法律法规越发明朗,越来越多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选择主动拥抱监管。

目前,全世界多个国家如美国,韩国、瑞士、澳大利亚、马耳他等国家已经开启数字货币交易所监管之路,支持办理数字货币牌照。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国家金融体系成熟度不同,对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监管力度、申请牌照的难易程度均有所不同。纵观全球,只有美国、瑞士、澳大利亚,在政策方面较为宽松。

虚拟货币交易所想要在中国大范围发展,当地监管机构的合规牌照是必不可少的。但目前摆在交易所面前的问题是,无法解决官方的风险担忧。以当前现状来看,中国开放牌照不具备条件。但是这仍值得期待,良性的监管只会为行业带来更好的未来,一切才刚刚开始!

声明:本文由入驻五六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五六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五六财经提醒您,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fight for freedom~
+关注
评论
评论
热门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