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智库
“从良”后的Libra成数字人民币最大威胁?
2020-05-12
27683
Libra宣布放弃最初的一篮子货币锚定对象,转而走向了单一锚定的“数字美元”路线,这也使得业内正式地将Libra与中国的DCEP放到了竞争的擂台上

伴随着比特币减半行情热点的持续升温,Facebook的Libra项目又再次回到公众的视线中。特别是在中国不断更新央行数字货币计划的实施进程的同时,Libra宣布放弃最初的一篮子货币锚定对象,转而走向了单一锚定的“数字美元”路线,这也使得业内正式地将Libra与中国的DCEP放到了竞争的擂台上。

1589249608605422.jpg

“从良”后的Libra变“香”了

上周,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李礼辉在人民网的直播中谈到Libra时,对其颠覆性的潜力发表了一些中肯的观察。他提到,Libra的优势在于一是行业巨头联合创立,覆盖了巨大客户群体;二是应用数字技术,构建了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三是以硬资产做支撑,能够维护独立数字货币的价值。

其实,包括李礼辉在内,很多业内人士都对Libra抱有很高的兴趣,并且将其看作是理想化的超主权数字货币。因为它不是由一个国家的央行发行的,而是由大型的、可信的组织创建的一种数字货币。这种货币旨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现有的包括商业银行甚至中央银行在内的金融中介机构。

在Libra推出的早期阶段,由于其锚定一篮子货币而隐含脱离现有美元体系的风险,一度遭到美国的立法部门和执法机构的高度监视和打压。而在Libra最近发布的最新版本的白皮书中,取消了锚定一篮子货币的内容,转而改为锚定美元的单一结构,这意味着ibra项目在加强“美元的主导地位”和“财务合规性标准”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同时也宣告了Libra或许将以一种民间“数字美元”的形式参与到世界数字金融生态体系的竞争之中。

对此,李礼辉也评价道,对比Libra最初发布的那版白皮书,新版白皮书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行的蓝图。


DCEP与Libra终有一战?

一个是由主权国家研发、发行的数字支付系统,一个是由行业巨头联合创立的金融基础设施,DCEP与Libra这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新事物”,却在发展路线上注定要有所交集。

根本的原因,主要在于以美元为依托的Libra如果一旦得到批准和放开,那么在美国境外,它将毫无疑问地被视为美国继续保持其全球货币主导地位的最佳武器。而在DCEP的宏大蓝图里,虽然未曾证实,但它也有极大的概率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立新世界货币结构的重要底层基础。

就目前而言,DCEP虽然至今仍然只是作为替代中国国内M0的一种新的数字支付方式来试验,表面上看,它可以帮助降低纸币发行的成本、减少欺诈,甚至是帮助打击洗钱等犯罪行为。但是,一旦DCEP得到成熟、稳定的运行之后,再建立一个以DCEP为核心的国际跨境支付系统,几乎就是易如反掌。

但是Libra眼下所做出的重要战略转折,却实实在在地给DCEP未曾说出口的重大战略目标产生了巨大的威胁。

在现行的美元霸权金融体系之下,如果Libra获得批准从而扮演起“数字美元”的角色,那么就能迅速地使全球货币金融体系在数字网络上得到完全映射,也将使美元在全球数字金融体系内建立其主导地位。如此一来,DCEP或许就只能老老实实扮演境内支付工具的角色,最初的那幅宏大蓝图也就黯淡了一大半。

当然,Libra要想完胜DCEP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其作为大型商业组织发行的金融基础设施,必须要获得目标市场的准入许可。简单来说,在天下苦美元霸权久矣的历史背景下,Libra未必能获得全球大部分市场的青睐,这也更不用说其在技术端以及商业可靠度和建立监管信任所要面临的多重障碍。

对此,李礼辉也提出了,Libra要真正达到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的门槛,必须要解决一些重大问题,包括:一是必须验证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二是商业运行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三是金融合规管控的实现的路径和可信度。


给“新基建”一些信心

DCEP和Libra的竞争很容易被人们看作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创新与西方科技金融商业市场活力的一场较量。也由此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很多的争论。当然,一味地讨论制度和市场的先进性,并不能真正的出一个能够说服所有人的结果。相反,如果我们回头看看二者在不同的发展背景下所做出的一些“成就”,反倒有助于我们衡量其潜在的风险。毕竟面对将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重要影响的新生事物,我们还是应该多关注风险,而不要因为过分注意好处而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例如,在最近的一次金融危机时,我们看到了由于美国监管机构监管不力,以及次级贷款等畸形金融产品及衍生品泛滥所造成的不良后果。所以,人们很难对美国的监管机构再托付完全的信任,而且在一些非主权货币的狂热分子看来,主动寻求监管合规的Libra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份吸引力。即便Libra成功“出道”,也不过是为美元在结算表格里面新增了一个栏目。

另一方面,对于DCEP而言,由于中国国内已经在政策层面上将央行数字货币底层的关键概念——区块链纳入了“新基建”的战略性规划之中,那么DCEP的未来发展之路,必然离不开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基建”这一领域实践得来的成长范式。

从“一带一路”到亚投行,中国通过促进亚洲区域的建设互联互通化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加强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实现了基建领域生产力的重大输出。相比西方主流发达国家常用的金融援助,中国的基建带来的是人民生产生活上肉眼可见的便利和福利。

中国人常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中国基建带给周边国家的不是一次两次大发善心的施舍,而是能够安身立命的基础。如果说基建是中国建立亚洲国家和地区一体化的骨骼,那么未来,将技术手段与金融相结合的DCEP,或许就是进一步加强亚洲区域互联互通化、经济一体化的血液。DCEP值得我们给它更多的信心。


Libra和DCEP就像是两粒种子。

Libra生在土厚、肥沃的温室里,在金融农夫和科技园丁的培养和操弄下,总能开出又大又漂亮的花朵,但也无奈必然要经历花开花谢的生命周期。

DCEP却是长在东方广阔平原上的一株铁树。它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或许很难开花,但在不灭不败的空间里,它也能让世界为之震惊。


声明:本文由入驻五六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五六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五六财经提醒您,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todamoon
+关注
评论
评论
热门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