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资讯
从马耳他到马绍尔,区块链治理的梦该落何方?
2020-06-10
11978
地域分散、地理位置偏僻,导致过去的马绍尔成为了破坏性核技术的理想试验场。现在,它将进行大规模的加密经济实验。
2018年的马耳他,是区块链世界的中心。
区块链技术监管框架的顺利获批和各项宽松政策,吸引了众多区块链企业前往马耳他投资,或是直接将业务转移到马耳他,马耳他成为了当时世界上对区块链最友好的国家之一。而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一名软件工程师偶然的一个想法。

1591755461233200.jpg

现年56岁的Steve Tendon是一名居住在马耳他的软件工程师。

2015年,Steve Tendon听说了以太坊项目,并被其深深震撼。他的脑中开始慢慢产生将加密货币、去中心化计算和组织结构治理进行融合的想法。但是以太坊还是太复杂了,他无法向他的客户解释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因此他报名参加了麻省理工学院每周一次的区块链课程,以学习金融科技和区块链相关的知识。在麻省理工的课堂上,老师要求同学们运用区块链技术创建治理结构时,Steve Tendon的脑海里第一次出现了“区块链岛”的想法,这是一条从区块链加密世界到主流金融世界的桥梁。

他将在麻省理工学习到的知识与他开发的称为 TameFlow的工作系统联系在了一起。该概念依赖于所谓的“ 约束理论 ”,本质上是为资源有限的公司提供实现高性能的运行框架。

一个人的成功,既要靠历史进程的推动,也与个人的机遇息息相关。

2016年,Tendon被要求在马耳他会议上发表有关金融服务管理方法的演讲。在那里,他遇到了时任马耳他经济部长Chris Cardona。Tendon和Cardona聊起了自己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成果,并向他描绘了使用区块链技术辅助国家治理的先进理念和具体优势。包括加快商业交易的速度;改进了注册管理机构,尤其是船舶注册(马耳他拥有欧洲最大的船舶注册需求),以及涵盖医疗记录、税收、公共支出、养老金和执照以及身份和居住权收益的统一数据库。


马耳他:做了一场“区块链岛”的梦

Tendo的约束理论以及将加密货币与传统金融、法律和监管系统集成的想法似乎非常适合马耳他。马耳他作为地中海的一个小岛,自然资源非常匮乏。因此,马耳他在提高资源利用率和治理效率方面有很大的需求。于是,Tendon告诉Cardona区块链可以帮助马耳他做到这一点,Cardona被Tendo所描绘的美好景象打动了。第一个“区块链岛”也就此诞生。

1591755475489426.jpg

Steve Tendon为马耳他设计的区块链策略


马耳他政府动作迅速,很快就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来制定后来的《虚拟金融资产法》。第一步是在区块链上实现公共基础设施(例如办公室和机构)的数字化。该法案于2018年11月获得通过。马耳他也适时地打出了“区块链岛”的营销口号,并且传播效果很好。“但这失去了成为虚拟管辖区的概念。”Tendon回忆道。

马耳他没有再强调自身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日常治理的先进性,取而代之的是,政府鼓励区块链初创企业来到人满为患的岛屿上定居。而当马耳他总理约瑟夫·马斯喀特(Joseph Muscat)因为记者被杀案下台时,Tendon的区块链岛梦也被“釜底抽薪”。同时,随着全球对该岛的审查日益严格,马耳他“区块链岛”的勃勃雄心最终被迫搁置。


区块链岛2.0落户马绍尔

尽管区块链岛的故事在马耳他告一段落,但是却在其他国家有了开启新剧情的机会。2018年,Tendon接到了纽约初创公司SFB Technologies的电话,该公司正在为马绍尔群岛共和国(以下简称“马绍尔”)研发主权数字代币。

马绍尔的处境与马耳他非常相似。马绍尔包括1,100多个太平洋上的小岛,由于海平面上升,以及美国的核试验导致的核污染,马绍尔面临环境灾难。至今美国政府仍拖欠岛民20亿美元的赔偿金,并且许多人因其房屋仍被污染而流亡国外。

Crossroads_Baker_(wide-zoom).jpg

美军在马绍尔的比基尼环礁进行核试验


除此之外,尽管马绍尔已经在1979年从美国的托管下获得独立,但经济依旧严重依赖美国的援助,并且马绍尔没有自己的货币,经济体系完全依赖于美元。与此同时,马绍尔与美国签署的《自由联系条约》将在2023年到期,并且马绍尔并没有续签该协议的计划,这导致大批银行和金融机构开始逃离。 基于上述困境,马绍尔将一部分希望寄托在了区块链的身上。

与欧盟成员国马耳他相比,马耳他唯一的优势或许就是可以自由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了。而且,由于马绍尔所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导致了不可能要求相关机构和公司在马绍尔境内设置实体机构,这一点被Tendon看作是建立真正的虚拟管辖区的理想条件。日前,已经有媒体报道马绍尔的国家主权数字货币(SOV)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从而开创了国家数字货币的先河。而Tendon则说,这只是第一步,公共服务的治理、电子居留权、数字基础架构将在下一开发阶段全部转移到区块链上。

1591755568470868.png

SOV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主权数字货币


马绍尔没有中央银行,取而代之的是它将可编程的数字手段作为其货币调节的方法。SOV发行量以2400万为上限,货币供应量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发行数量和状态将被记录在区块链上,每期新发行的债券将直接提供给利益相关者。Tendon说,甚至可以将其理解为一般岛民的基本收入。


SOV:在威胁中如履薄冰,但满怀信心

SOV的出现让很多区块链和加密资产领域从业者有了更广阔的的想象空间,但同时也给SOV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2018年,马绍尔宣布将发行SOV后不久,美国财政部表示对该计划有“严重担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其存在经济、“声誉”和洗钱风险。领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审查的Joong Shik Kang警告说: “(发行SOV的)风险远大于他们预期的收益。” 他警告说,即使SOV成功推出,但是如果SOV遭遇价格暴跌,那么马绍尔的经济也将面临危险。

虽然Facebook的Libra已经提出了一段时间里,中国等国家也相继开始研究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立场仍然没有改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强调,如果马绍尔继续推进SOV,那么它将危害其与第一夏威夷银行的最后美元代理银行的业务关系。虽然SOV受到了不少外部阻力,但SFB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Barak Ben-Ezer仍透露,SOV将于今年发行。Tendon和其他人也对SOV满怀信心。

1591755591509885.png

马绍尔助理部长David Paul在2019年的投资亚洲会议上谈到了SOV


一直在为马绍尔群岛提供SOV咨询服务的律师Joel Telpner说:“我们已经看到了重大的思维方式改变。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在中国等国家/地区采取的主动行动,引起了美国的回应。”他还表示,区块链技术在疫情期间的应用,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财政部以及其他国家政府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态度有了改观。同时,其他资金匮乏且自身存在国际银行业务问题的太平洋岛国国家已经表示,他们希望效仿马绍尔群岛的做法。

Tendon说:“马绍尔推出SOV的决定,将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即使是一个微小的国家也可能成为加密经济的超级大国,这使得其他世界先进经济体将不得给予关注。”


地域分散、地理位置偏僻,导致过去的马绍尔成为了破坏性核技术的理想试验场。现在,它将进行大规模的加密经济实验。
也许如监管机构所担忧的那样,这是一个冒险的快速致富计划。但对于需要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的马绍尔来说,成为第一个真正的区块链岛,不仅帮它解决了眼前的问题,还为它编织了一个值得一试的梦。
声明:本文由入驻五六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五六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五六财经提醒您,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fight for freedom~
+关注
评论
评论
热门标签
热门文章